發展曆程

  金銀煥三個字曾出現在一首詩中,作為一個意象,他被用於敘述大唐的非凡曆史。在這首題為《真想去大唐賣襪子》的詩中,詩人以通俗的語言比喻大唐為一個“青春飛揚的少女”,而金銀煥則被稱為“上世紀九十年代大唐精神的楷模”,並認為他“如今又拓出了一個新高度”。

  從普通人的角度觀察,金銀煥是幾個大唐鎮財富的象征之一,他的家族是構成大唐的重要部分。永新集團有限公司的大門裏,金銀煥家族管理著襪業、原料生產、房地產業、酒店、借貸等產業,影響著大唐人的生產與生活。

  在過去十幾年間,金銀煥對大唐鎮的重要意義之一在於他創辦的永新集團有限公司是大唐鎮規模最大的原料生產企業,並為大唐市場供應了比例不低的製襪原料。

  1998年,金銀煥在盛唐北路買下7畝土地,建立大唐第一家包覆紗廠:永新化纖有限公司,聘請十多人擔任質量監管,執行標準生產,引進先進的韓國包紗機15台,第二年增加至38台,成為當時原料領域的明星企業。

  2004年,由永新化纖演變而來的合資企業永新集團成立。此時,工廠的年產量達1萬多噸,生產100多個係列的原料,供應大唐當地的中高端襪業企業,支撐並維護了大唐襪業走高端路線的競爭需要。

  於金銀煥而言,在大唐這個襪子製造小鎮做原料生意,是一件順乎自然的事情。金銀煥出生於1949年,30歲時承包了下新莊村襪廠,用幾台手搖襪機開始生產襪子。然而,當他在海寧采購原料時,發現當地已有人進行原料生意。1984年,受到啟發的金銀煥借1000元高利貸從海寧購買滌綸絲,拿到大唐賣掉淨賺3000元錢。他曾向人多次形容那一晚的激動人心,“躲在被窩裏數錢,真是心驚肉跳。”

  出於對財富的渴求,金銀煥帶領全家進入原料買賣的生意中。1991年,大唐建立第一個輕紡市場,金銀煥成為市場第一代經營戶。他代理了廣東開平、汕頭、海寧等地幾家國有企業的錦綸產品,出售給全國各地的企業。當時,大兒子金炳棋高中畢業,也開始從全國各地采購原料產品,而小兒子金光琦負責銷售。至1996年,大唐輕紡城已經躋身全國輕工業市場20強,成為化纖類產品的調劑中心之一,金銀煥成為全國最大的錦綸經銷商。

  很快,更大的誘惑擺在了金銀煥一家麵前:原料買賣的利潤不如原料生產。據記載,當時,買賣一噸丙綸絲,3萬元的投入成本,利潤在300元至500元,而生產一噸丙綸絲,淨利潤可達5000元。金銀煥果斷決定轉行原料生產。

  金銀煥剛成立永新化纖時,他必須與原料生產的大企業美國杜邦競爭,但是金銀煥的競爭力是速度。一旦生產襪子的人打電話到企業,提出需要的原料,永新化纖就立刻去80公裏外的紹興訂購氨綸原料,兩個小時後貨物送到,永新化纖立即開工,第二天清晨就能送到襪子企業中。

  在大唐,襪業集群十分完善,從襪子的生產、銷售、物流等,上百個配套產業共同支撐起一條龐大而縝密的產業鏈。金銀煥的企業嵌在產業鏈中,依托集群帶來的優勢,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永新化纖成功的重要原因是其主要市場在大唐。曾有紡織業同樣發達的青島市政府以所需土地無償使用為條件邀請金銀煥過去投資建廠,但是最後他放棄了,因為“我的產品50%以上能被大唐市場消化,不愁沒地方賣。”

  “跳出襪業,發展襪業。”總結自己的創業史,金銀煥快人快語,覺得自己善用抓住的每一個好機會。如今,他已經淡出永新集團,管理工作全部交給了兩個兒子。他知道他們會將家族產業帶入新的方向,他充滿了期待。

 

金董的目光

  在永新集團位於草塔鎮新廠房的路上,兩架燈光儀器合圍成一個半弧,攝像機架在中間,對準圓心的兩把椅子,調試鏡頭。一個個子高、瘦的男人從鏡頭中走出來,站在攝影師身後不遠處的牆邊。他就是金銀煥的大兒子金炳棋,現任永新集團的董事長。

  他看著整個場麵的中心,一對老年夫婦站在椅子邊,一個穿著淺色西裝的小個子男人不時掏出手機,兩個女人正站著聊天,站在前麵的女人齊肩短發,有時雙手環抱,一雙棕色的及膝靴子支撐著筆直的身體,側麵的女人緊挨著,迅速地說著話。

  拍攝開始,他站到短發的女人身邊,一臉冷峻地看著前方,模樣有一點拘謹。當攝影師提醒他笑一笑時,他裂開一點嘴,淡淡地笑了。期間,因為風大,燈光儀器被刮倒在地,稀疏的人群中爆出一聲聲驚呼,他一臉平靜地等著場麵恢複。幾分鍾後,拍攝完成,一群人圍著攝影師看照片,他望了一眼,然後站在了外麵。

  拍攝完成後,他與眾人一起坐車回到永新集團有限公司,走到四樓,一個穿著休閑的男人叫了他一聲“金董”,然後跟著他走進董事長的辦公室。室內寬敞,而陳設簡單,辦公桌和會客桌各自占據屋子一邊。金董的茶杯放在桌上,寫著某個銀行的名字。大概是贈品。

  最初,在回答每個問題之前,金董都要謙虛一番,隻有一件事情例外。辦公桌上放著幾張建築設計草圖,窗戶下的地板上,堆著數幅草塔廠房的效果圖。金董是整個項目的負責人。

  “草塔廠房占地150畝,從2012年8月開始建設,今年底完工,到時,永新集團的原料生產線將全部移至其中。然後,包括這個永新集團大樓、老廠房等將全部拆除,改建成一個商業綜合體。”作為整個計劃的製定者,金董對每一步了如指掌,語氣十分自信。

  在整個家族中,金炳棋是一個開拓新路的角色。他今年40歲,參與家族企業管理已有15年。企業的大部分決策,都與他有關。

  三年前,在家庭會議上,他提出的理由充分而動人。“現在大唐是一個鎮,其實是一個社區,並且輻射草塔、五泄、馬劍、應店街,AG亞遊電玩開戶把商業做好,服務、環境提升上去,能把諸暨城西方向的客流吸引過來。”

  相比上一代,金炳棋比父親更明白如何在一個城鎮做生意。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一個小時以後,他動作迅速地下樓,深色西裝迅速淹沒在黑夜中,然而手機屏幕照亮的表情卻特別清晰。

 

格調

  金光琦與哥哥金炳棋是兩種人,差異很大。

  金光琦小哥哥兩歲,是永新集團的總經理,他的辦公室在一樓,空間隻有哥哥的一半,然而卻十分充實。進門靠牆擺放著一套棕色皮沙發,角落裏豎了一盆綠意盎然的植物,桌麵堆滿物品,其餘空間被一套茶具填滿,精巧的茶壺與燒水工具則擺在靠窗的茶幾上。

  “經常去廣東談業務,交了一群朋友,就有了這個愛好。”金光琦坐在沙發上,並不靠著,他有一點猶豫,似乎在準備說點什麽。他一再強調,他不知道有什麽值得講述,哪怕他在10月份剛獲得了諸暨市“新銳諸商”的稱號。“很早就遞交了材料,有點模糊了。”

  他的個子較小,身材有一點發福,穿著淺色的西裝,帶著黑框眼鏡,時不時地微笑。那種一絲不苟的狀態,的確是他形容自己的,“比較內向”。然而,這隻是在拿自己與哥哥做對比後得出的結論。這種對比是自覺的,幾乎伴隨著整段經曆。

  在永新集團,每個人都知道,金炳棋善於交際,如今負責集團的商業項目,金光琦內向,專注管理,一直負責企業的生產。對一個企業而言,這是最默契的組合。金光琦習慣這樣的分工,這從他初中畢業,與哥哥一起跟著父親做生意的初期,就已經形成,不同的性格特征也讓他們在各自的領域追求自己的目標。

  不過,金光琦並不是一個低調的人,辦公室的裝修反映了他的生活追求,與一般大唐老板不同的是他有一點格調。而在工作中,他的想法也不少。金光琦把自己定位為“創二代”,試圖在企業建立全新的企業文化。兩年前,金光琦帶著400多名員工鄭重宣誓,定使永新集團達到國際一流的管理水平,並在承諾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兄弟倆的工作互相獨立,然而在重大的問題上,往往是哥哥拿主意。他相信哥哥的眼光。他沉思了一會兒說,兩代人之間的想法或許有一點差別。在說服上一輩人這個目標上,兄弟倆常常具有一致的認識。







AG亚洲国际游戏 AG凯发 AG亚游娱乐app AG电投网 AG体育厅 AG十大网站 皇家AG网